• _1
行业政策 —> 正文
快递实名制监管升级 确保隐私安全问题
www.ccsm.com.cn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吴俊捷 2017-07-24 05:40:00

快递实名制或将迎来破冰的关键时刻。

“国家邮政局将采取‘总对总’的方式进行数据共享,按照试点先行、逐步推广的原则,力争在2018年年底实现实名收寄信息化全覆盖。”近日,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司长冯力虎明确给出了快递实名制的落地时间表。

据了解,相较于此前借助规范性文件、部门规章等来助推快递实名制落实而言,此次主要依托实名寄递公共服务平台“安易递”系统,形成实名信息数据单向封闭流动,确保实名信息安全。这种从系统流程入手来实现行业规范化的新探索模式受到业内期待。

作为重要执行主体的“三通一达”及顺丰方面人士均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将按国家邮政局要求切实推进快递实名制工作。

不过,在多位受访专家看来,与快递实名制相伴的企业成本抬升、消费者信息安全隐患等“顽疾”依然存在,如何防止个人信息泄露,保护用户隐私安全也将成为消费者最关心的问题。

监管趋严

快递实名制监管正变得越来越严格。

近日,内蒙古一函申通科技有限公司和内蒙古德邦物流有限公司两家快递企业因存在收寄客户快件过程中未查验客户身份,未开封验视所寄物品等违法行为,被呼和浩特市邮政管理局分别处以罚款11万元的行政处罚,同时对公司法定代表人(企业主管责任人)和直接责任人分别处罚款5000元和1000元。

据了解,呼和浩特市邮政管理局对上述两家企业违法行为作出处罚的依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以下简称《反恐法》)。根据规定,对未落实安全查验的快递企业最高可处1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

记者梳理发现,自《反恐法》于2016年1月1日实施以来,快递实名制“有章可循却无法可依”的局面被正式打破,快递物流公司和营业网点因违反规定被处罚的案例也逐渐增多。

此外,2016年6月1日,《快递安全生产操作规范》正式实施,根据要求,除收寄快递必须出示本人身份证等有效证件外,快递单必须实名,并且需要先通过快递员检查验示。

“《反恐法》是迄今为止快递领域唯一一部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通过的国家法,但仅部分条款涉及到快递实名制。快递实名制目前并没有专门的一套法律法规,整体还是以规范性文件、部门规章为主,法律效力有限。”盈科律师事务所刘姓合伙人指出。但围绕快递实名制的法律法规的整体演进,是由此前的强调指导性、建设性转变成强制性、规范化,呈加快趋严的态势。

据数位快递业内人士介绍,公司早在2017年年初就陆续接到国家邮政局下发的关于推行快递实名收寄的相关通知、指导文件等。上海、浙江、天津等近十个省份的省级邮政管理部门,也均在近日发出进一步推进邮件快件实名信息系统推广应用工作的相关通知。近一周以来,“通达系”多家企业也召开了内部的快递实名制的专题会议。

“中通的快递实名制起始于2016年,但这段时间,推行的非常快。按照目前的推进速度,中通快递旗下的实名收寄信息化率在年底可以达到70%。”中通快速董事长赖梅松介绍称。

“‘2018年年底前实现’相当于是给快递实名制定了调子,快递实名收寄是一项政治任务,必须落地。”快递行业专家赵小敏指出,若有企业未能在2018年底前执行到位,或将难逃被吊销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的命运。

落地难题

“三通一达”及顺丰均向本报记者表示拥护快递实名制的推进要求。

“公司将按照国家邮政局提出的工作要求,把实名收寄工作向纵深推进。”最早试水快递实名制的圆通快递方面回应称。

快递实名制的规范落实离不开配套措施跟进和技术革新。据悉,国家邮政局结合行业特点,针对大型快递企业开发了“企业版”实名收寄信息系统,针对个人用户以及小型快递企业则开发了“公共版”实名收寄APP“安易递实名寄递公共服务平台”。

其中,“企业版”实名收寄信息系统是由企业总部将前端采集的实名信息统一上传至国家邮政局信息监管平台。邮政管理部门还可以利用安易递监管版APP,在快递企业现场通过扫描面单信息或者收派员身份证或者收派员手机号抽查每一票件的实名制落实情况。

据了解,今年4月开始,全国153个城市启动了实名收寄信息系统推广应用试点工作。截至6月底,国家邮政局实名信息监管平台共接入邮政EMS、顺丰、申通、中通、圆通、韵达、百世等主要品牌寄递企业数量达10家,占行业业务总量约90%。

“国家版‘实名收寄’系统实施下来是一整套流程,而非单一环节,利于提升行业的规范化。”国家快递协会副秘书长邵钟林表示,这也是此次快递实名制区别于以往的主要不同。

但这并不意味着快递实名制就可以轻松落地。“身份证验货、包裹检测等增加了快递员的工作环节,降低了快递效率,企业业务量会相应降低,与之对应却是因配备更多的快递员和检验设施设备等所带来的成本上升。一增一减之间无疑加重了企业的运营负担。”中国快递物流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表示,推行效果直接受制于企业与国家邮政局之间的博弈。

尽管快递公司均向本报记者表示对实名制的支持,但记者走访广州市内邮政EMS、顺丰、“三通一达”、百世等多家快递公司的部分网点,仅邮政EMS、顺丰、申通要求寄件必须出示身份证件。

一位不愿具名的快递分片区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一线派件员工一天派件在100单~400单间,若实行实名制验证会导致每天派单件数减少10%左右。即便部分消费者配合出具了有效证件,但快递员是否具备甄别假证件的能力也存疑惑。”

保障信息安全成关键

“消费者也因担忧信息安全而对快递实名制心存戒备。”中国物流协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认为,快递实名制的推行看似是快递企业与主管部门、消费者与快递企业之间的双重博弈,但对信息安全的不信任才是关键所在。

国家版“实名收寄”系统采集的用户实名制信息最终统一上传至国家邮政局信息监管平台,且呈单向封闭流动,并且用户信息仅在快递员终端停留30秒。但杨达卿指出,“这种通过压缩信息在快递员手中停留的时间可较大程度规避信息因流经多环节而存在的信息泄露。但信息只要流经快递员,就存在消费者信息安全泄露的可能。”

“快递实名制信息流经快递企业之际,必须警惕企业内外部利用消费者信息联合套利的行为。这也要求快递企业提升信息安全意识并建立内控机制。”赵小敏坦言,类似案件一旦发生不仅要追责当事人,还应追责至企业主体,直至吊销其经营许可证。

“尽管主体是企业,但因快递业务向供应链深层次延伸,企业对于消费者的信息读取的渠道是多元化的,消费者数据并非仅在快递渠道流转,而是在物流生态中流转。”杨达卿称,快递实名制核心的信息安全治理是一项系统性工程,寄望国家版“实名收寄”系统的全国推行来实现消费者信息的安全未免太过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