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1
地产项目 —> 正文
走进“最美图书馆”是怎样一种感受
www.ccsm.com.cn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7-11-08 02:33:15

  比起酷炫的外衣,或许一座朴实、但却给读者提供舒服、安静的看书环境,更是人们期待的图书馆的模样。


  最近,天津滨海新区一座新落成的图书馆,因为造型奇幻、酷炫,经过社交媒体上几张照片的持续发酵,一下子成了所谓“最美图书馆”,奔赴者络绎不绝。


图书馆外观(图片来自ArchDaily网站)


图书馆门口排长队的读者(尤帆 摄)


  整座图书馆的设计,来自荷兰的MVRDV建筑事务所和天津规划设计院。MVRDV的风格以大胆前卫见长,他们在荷兰给香奈儿改造的水晶宫、跷跷板上的私人别墅、用脚手架搭建巨型楼梯…这一次,创始人之一的WinyMaas也不按常理出牌,他解释说,“‘眼’是整个图书馆的中心。它将建筑’掏空’,在形成书架的同时,还创造了休息、阅读、会友、攀爬的空间,容易被人接近,是有机的社会性空间。”


“书山”(尤帆 摄)


荷兰“书山”图书馆(图片来自MVRDV建筑事务所官网)


  带着好奇和疑问,我也去体验了一番。从北京过去最快的路线,是坐高铁到于家堡火车站,大约1个小时。于家堡火车站是为了配合周边发展,这几年才开通的,作为京津城际延伸的最后一站。在政府未来的规划里,这里要被打造成一个新兴金融区,作为滨海新区中心商务区的一个核心区块。而滨海图书馆所在的滨海文化中心,是规划的重要一部分。

  被改造之前,这里是天津的一个老碱厂,创办于1914年,因为旧城改造,就把老厂子迁走了。这块因为地段好,被政府选中,重新推平,经过了7年的设计施工,从一个从“老碱厂”变成了现在的“滨海文化中心”。刚刚开放的文化中心是一个综合的大型建筑体,除了图书馆之外,这里还有滨海探索馆、美术馆、演艺中心、市民活动中心。文化中心挨着城市主干道,对面是区政府,另一侧有一个在建的万达广场,以及万科待开发的住宅楼盘,可以想见,未来会是一片繁华的中心商业区。


读者(尤帆 摄)


  从于家堡火车站南口出来,地图显示离图书馆的直线距离1公里多。虽然图书馆就在不远处中央大道的一侧,但靠近大道的文化中心景观部分依然施工,被蓝色挡板围合,只有绕到北边的入口才能进去。

  图书馆就在文化中心的二层。入口处是临时搭建的岗亭,四周都还是给施工人员搭建的简易房,以及大片的工地。从现场到处遗漏的油漆桶、成堆的沙石、凹凸的路面,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残局”,可以看出开放的仓促和未完成的状态。


  一座图书馆的魔幻现实


  图书馆十点开门,我十点一刻到达时,门口已经排起了近百米的长队,乌泱泱全是人。问了一下,基本是住在附近的父母带着孩子来,或者是从天津市区赶来的大学生和白领。

  一进入整个中庭空间,书架没有丝毫隐藏,全部铺开在了眼前。图书馆总面积33700平方米,整个大厅是一个开阔的纯白色空间,两侧是相对应的梯田式“书山”,一共34层台阶,未来感十足的波纹状阶梯,一直从地面延伸到天花板。人一进去显得十分渺小,感觉被空间给吞噬了。基本上,一个普通人的高度,加上踮脚、伸手,也只能够到四五个台阶上的书,可想而知整座书山的遥不可及。最高处的书,看起来像是悬在了空中。


 

“书山 ”(图片来自MVRDV建筑事务所官网)


  其实,MVRDV事务所在家乡荷兰鹿特丹的Spijkenisse广场,也设计过一座“书山”图书馆:外观是一个金字塔形的玻璃外壳,山式的书架结构,由一条480米长的路径连环相扣,螺旋式的楼梯和走廊,给了读者一个与众不同的阅读体验。但最大的区别在于,在那里,书都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而这一次来到中国的设计,变得夸张、膨胀了许多。

  当我置身其中,被四周的书墙包围着,隐隐感到一种压迫感。读者在蜿蜒的曲线和层叠的书海里,可以沿着“书山”上铺就的台阶,拾级、攀爬或落座,但因为“路径”狭窄,时不时会担心一脚踩空。

  走近细看,第一个幻灭的细节是,原来远远看去整齐码放的一层层书,并不是真书。除去观众伸手可以够到的几排,其他都是喷绘上去的书脊图案。所以大家不必再担心,读者怎么才能够到顶端的书,因为那全是摆设。这让我不禁怀疑,是不是来到了一座假的图书馆。


书山的“书径”(尤帆 摄)


  其实,在中庭“书山”的背面,是相对正常一点的书库和阅览室:儿童、老年人阅读区被设计在了最易到达的一层,数个大小不一的中文书库、期刊阅览室和休息区分布在二、三层,最高的四层和五层还有文献借阅室、数字化工作区等。因为刚开放,目前图书馆的书架还没有填满,据说接下来会陆续填充。只是,大部分来这里的人都被正面的“书山”吸引了。

  我默默观察了坐在旁边的一位略施淡妆的女士,拿着自拍杆,以及一本书作为道具,各个角度、姿势、嘴角上扬的弧度,旁若无人地自拍了半个多小时。像她这样的,拿着手机在疯狂自拍或互拍的,不在少数。就连到这里来的大妈,也开始站在台阶上拗出各种造型,颇有到此一游的架势。反倒是零星坐在角落看书的人,变成了异类。

  为了呼应四周,图书馆大厅里安置了一个直径21米的巨大白色球体,站在馆外远处望,当灯光亮起,整个建筑就变成了一只Winy Maas口中的巨大的“眼”。这个略显笨拙、占地的白色球体外立面,由多块曲面的LED屏拼贴而成,40万个LED灯珠镶嵌其中,平时看着没有什么特别,但一旦开启影像,瞬间变身。


球体点亮效果 (尤帆 摄)


  目前,球体内部还在施工,观众进不去,建成后会是一个多功能会议室。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因为这个球太费电了,现在每天只点亮两小时,大约从傍晚5点到7点,就为了让大家“过过眼瘾”。

  看书还是看图书馆?

  建筑师的初衷可以理解,希望人们在单调的阅读体验之外,能够在图书馆里“玩”起来。但作为一个阅读空间,它似乎过于喧闹。读书需要舒适、安静,但这座“书山”,压迫性的体量,敞开式的空间,无法让人集中注意力看书。而且“书山”上的真书很少,分类也极为简单,以文学为主,经典和小说混杂在一起。

  我随手拿了一本书,打算挑一个相对人少的台阶坐下。但尴尬的是,每一级台阶,既是提供给人们坐着看书的地方,也是人们行走、拿书的通道,你不会知道,你坐的地方是不是之前被人踩过了。我拿出纸巾先擦了擦,结果是满纸灰黑。即便时时打扫,也不能保证绝对的干净。况且,这对保洁员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工作量。

  坐下后,只能把书搁在腿上,或是用手举在眼前,没有任何的支撑物,对于坐姿、体力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考验。而且面对着中间一个硕大的球体,喧闹、来往的人流,看了不到十分钟,我就决定放弃了。


图书馆“书山”透视设计图 (图片来自于ArchDaily网站)


  阅读,是一个古老的行为,图书馆的基本功能就是为爱书之人提供精神栖息的场所。对于图书馆最著名的形容来自作家博尔赫斯:“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这是他在担任阿根廷国立图书馆馆长职务18年之久后的感慨。美国文学批评家艾尔弗雷德·卡津也曾说:“只要我有读书的时间,这个伟大的图书馆便能接纳我。我听说的任何东西,想看的任何东西,这个天赐的地方都有。”可见,一个图书馆要让人走进来,颜值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怎么把人留住,让人能够安下心来,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书,安安静静地看完。

  千百年来,图书馆一直作为城市里的公共文化空间而存在。就像纽约的公共图书馆,1886年,纽约前市长萨缪尔·蒂尔登将240万美元的遗产捐赠给市政府,为了鼓励市民阅读,用于在曼哈顿建造一所公共图书馆。如今这座殿堂级的图书馆,成为了这个繁华都市的温暖文化场,阅览室免费向所有人开放。据说在美国,公共图书馆的数量已经超过了麦当劳。

  比起酷炫的外衣,或许一座朴实、但却给读者提供舒服、安静的看书环境,更是人们期待的图书馆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