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1
零售访谈 —> 正文
京东便利店入驻国家级新区意味着什么
www.ccsm.com.cn 来源:李光斗品牌观察 2017-11-13 06:33:11

  1

  贵安新区迎来了京东便利店

  昨天,看到京东新通路事业部市场营销部总经理王征在朋友圈说,京东便利店已经入驻贵安新区,这是京东便利店首次在国家级新区落地。


 

  我当时还很疑惑,以为她打错字了,国家级新区不是雄安新区吗?怎么是贵安新区呢?

  仔细一了解才发现,贵安新区比雄安新区早了六年,贵安新区之于贵州,就相当于雄安新区之于北京。最早提出设立贵安新区的贵州省委书记栗战书同志已经到中央工作,当时的省长赵克志后来到河北督战雄安新区,就连贵阳市委书记陈刚都是现在雄安新区的一把手。

  承接京东便利店在贵安新区落地的,就是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其董事长是贵安新区党工委副书记宗文。作为京东的区域运营合作伙伴,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的下属全资子公司将在本地首批开设18家京东便利店。昨天是首家店开业典礼,这家店就开在富士康宿舍门口,服务富士康及周边的数十万员工。


 


  贵安新区党工委副书记、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宗文(左三)出席与京东商城新通路事业部的座谈会

  一个根红苗正的国企为什么要承接京东便利店项目呢?而且还是国家级新区的国企,这次合作,又意味着什么呢?

  这事,还得从贵安新区的定位说起。


  2

  为什么会出现“贵安模式”?

  贵安新区位于黔中城市群的核心地带,也是西部大开发的中心之一,最大的优势就是水电资源丰富,生态环境好。


 


  这个新区一开始就是奔着高科技来的,是中国南方的数据中心,今年六月份,腾讯未来最核心的数据中心就在这里开工,中国三大运营商、华为、富士康数据中心、微软等已经入驻,苹果在中国的第一个数据中心也已经正式登记。未来,这里还会有各种信息工程、航天科工企业入驻。


 

  这么高大上的项目,配套设施岂能落后?那些大数据人才在北上杭深广等大城市,都习惯了电商或者无界零售的方便,如今要是跑到贵安新区这个“荒郊野岭”,恐怕心理落差就太大了。

  然而,这就是事实,这个新区的一切都是从无到有的,目前的商业设施都还在建设中,即使建好的也还没有营业。买东西、叫外卖都成问题,更别说快递、洗衣、维修、票务这些“高级”服务了。

  而京东便利店恰恰解决了这些零售和服务的问题,有丰富的商品不说,还可以代售京东线上的海量商品,如3C、家电、图书、美妆、服装、医药、家居、家装等,以及金融、保险、旅行等产品,可在新区建设初期快速补齐各项生活所需。还有那些在别的城市“可有可无”的增值服务,到这里都是“雪中送炭”。

  贵安新区还将建设西南电商中心,黔中城市群地理位置很重要,而京东在该地区也有中心仓,物流仓储配送,都有成熟的体系,京东便利店也可以整体输出包括商品采购、管理、系统等全套体系,所以,一个新城市的建设,就好像组积木一样,可以快速全城铺开,不用谈那么多供应商,也不用重新开发系统。


 

  不夸张的说,只要店铺准备好了,货架放好了,一个星期就可以开一家京东便利店,11月2日,1111家京东便利店同时开业,创造国内甚至全球范围内的开店记录,就是因为复制很方便,开店跟搭积木一样快。

  还有一点可能很多人没注意到,但其实很重要。贵安新区和京东便利店都在向一个方向努力,那就是未来的5-10年,甚至是20-30年。新区不是满足现在的需求,否则没建好就过时了。京东便利店也不是服务于消费者基本的吃穿用度,否则原来的夫妻老婆店也就够用了。大家在赌未来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新区也好,京东也罢,将来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展现在世人面前。显然,在这个问题的答案上,双方同气相求,说白了,就是对味儿!所以,双方的切合点就会很多。

  那么,对京东便利店来说,跟国家级新区合作,又意味着什么呢?

  这件事,应该标志着京东便利店大势已成!


  3

  什么叫大势已成呢?

  一个新模式,往往需要不断验证、调整、推广,成型之后,整合资源、建立销售队伍、借势扩张,比如很多O2O项目,折腾几年,都未必能大势已成,只能维持着……

  但京东便利店项目是刘强东在四月份刚提出来的,目前也才七个月左右,在很多B2B项目半死不活苦苦挣扎的时候,这个项目却一路高歌。除了十几万排队报名的中小店主,近来鲁能、速8,还有威海市政府支持的城市品牌运营商,都出现在京东便利店的合作名单中。


 

  当然,相较于与民营企业的合作,这种国家级新区的合作,还是意义不同,它代表了各种形式的资源在主动向京东新通路靠拢,那么多的B2B模式,比京东做的早的有,甚至交易额更大的也有,但,人家就看中了你京东新通路,认可你的模式,你的能力。

  当然,肯定也是考察了很多之后,感觉你的模式能赚钱,还省心,才会不断跟你牵手,也愿意拿出黄金商圈的黄金位置。

  这种情况下,京东便利店就算大势已成了,是在被资源推着走,不用求爷爷告奶奶一样去说服别人,这就是起势了。

  跟国家级新区成功合作,还有一个作用,示范带头作用,你看,深圳特区之后,中国建立了多少个特区?国家级新区又有多少个呢?

  1992年10月上海浦东新区成立,1994年3月天津滨海新区成立,2010年6月重庆两江新区成立,截至2017年9月,中国国家级新区总数共19个。此外,还有武汉长江新区等地区正在申报中。

  如果加上省市的新城建设呢?这是一个庞大的市场,很多新城往往就是因为零售不配套,也不好配套,所以发展迟缓,如果在零售、医疗、教育等领域,有更多像京东便利店一样的成套体系接入,那么新城建设岂不是更快?

  京东便利店与贵安新区的合作,从某种程度上,开辟了一种新型场景的解决方案。

  这种新型便利店合作的“贵安模式”,我看行!


 

  第四次零售革命下的组织嬗变-刘强东

  积木组织的含义是:打开业务环节之间的强耦合关系,使之成为一个个可拆分、可配置、可组装的插件。通过对多个可选插件的个性化组合,可以满足客户不同的偏好和需求

  毫不夸张地说,即将到来的“第四次零售革命”会彻底改变整个零售行业的格局。

  未来无界零售的环境会趋于VUCA 化——变得极其不稳定(Volatile)、不确定(Uncertain)、复杂(Complex) 和模糊(Ambiguous)。零售业会呈现出以下几个特点:消费者越来越追求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传统销售预测工具的准确率会大不如前;零售的场景会越来越分散化、碎片化,对入口和流量变化的预测会越来越困难;跨界越来越普遍,零售与其他行业(如社交、内容、硬件、技术)相互渗透,竞争与合作的规则变得更加复杂,对成功因素的判断也更为模糊不清。

  未来零售环境的VUCA化将会给组织提出很大挑战:不稳定性要求我们的响应更加敏捷;不确定性意味着企业需要收集更加系统、全面的信息;复杂性要求企业进行组织重构;而模糊性则需要我们带着开放的心态,对可能的机会进行试验求证。

  传统的管控式科层组织以“计划、管理、控制”为核心,难以支持快速敏捷的创新、适应未来无界零售时代的要求。因此,我们必须要对现有的组织模式作出改变。

  战略:一体化的开放

  第四次零售革命的到来引发京东战略的更新:我们要从“一体化”走到“一体化的开放”模式。

  一直以来,京东笃信“成本、效率、体验”,我们这样定位京东的核心竞争力:前端用户体验,后端成本、效率。前端谁的客户体验更好、后端谁的成本更低,谁就有持续的竞争力。团队是基础层、根基层,上面一层是系统层,就是公司最核心的三个系统 ——IT系统、物流系统和财务系统, 最上面就是用户(图1:京东商城的“ 倒三角”战略模型)。


 

  在“第四次零售革命”的大潮中, 京东致力于成为未来零售基础设施的服务商。我们将变得更加开放,向社会提供“零售即服务(Retail as a Service,RaaS)”的解决方案。一方面,今天京东所拥有的资源和能力将不仅仅服务于自身的平台,还要对外开放——首先通过“模块化”,将业务活动打包成独立的、可复用的组件,其次通过“平台化”形成稳定、可规模化的产品,最后通过“生态化”将内部使用的模块对外赋能客户;另一方面,我们会连接和调动外部的资源和能力,不仅仅追求“为我所有”,还要“为我所用”,不断突破自身能力、规模和速度的边界。

  从“一体化”走到“一体化的开放”,对京东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战略转变。我们的客户不仅仅是网上的消费者、供应商和卖家,还有线上、线下的其他零售商、品牌商与合作伙伴。我们的系统不仅仅要支撑京东商城的业务,还要服务于未来的无界零售场景、赋能于供应商和品牌商。这都需要依靠底层最核心的团队能力和组织保障(图2:京东集团业务发展“T 型理论”)。在过去的组织模式中,由于我们只需要服务于单一的零售场景——京东商城,各项业务活动在长期的磨合中,已经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咬合关系,这意味着配合度取决于执行力。但是未来的战略决定了我们需要面向多场景、多客户的类型,这就需要我们打开原来业务之间的关系,更加标准化、灵活性地满足外部市场不断变化的需求。因此,现有的组织模式必须要进行改变。


 

  走向积木型组织

  所以,京东的组织应该如何改变?京东过去的组织形态如果用两个字概括,就是“ 整合”—— 以内部模块为基础,依据外部变化将各个环节衔接在一起,形成高效的整体解决方案。

  未来,为了服务于多元的场景和多变的需求,京东的组织需要变得更为灵活、敏捷,成为积木型的组织。积木型组织的含义是:打开业务环节之间的强耦合关系,使之成为一个个可拆分、可配置、可组装的插件。通过对多个可选插件的个性化组合,可以满足客户不同的偏好和需求(图3:京东的积木型组织)。就像乐高积木一样,乐高有3200块左右的标准化砖块,通过统一的接口进行不同的组合叠加后,能够拼装成任何一个你能想象得到的造型—— 小到一辆汽车模型,大到活灵活现地重现2012 年伦敦奥运会盛况。


 

  积木组织的形态可以概括为“ 整合+组合”。整合是以京东为主导的:根据未来零售创新的趋势,京东非常高效地整合出一套“ 一体化的解决方案”,直接助能(enable)于客户;组合则是以业务为主导的:客户可以在类似于应用商店的平台上挑选应用的组合,满足各自的需要,也就是说客户是被平台所赋能。

  “整合”与“组合”形成平衡和统一: 在前端, 是灵活自主的业务团队, 这些业务团队离客户最近,能够精准地理解需求,并在此基础上快速响应。支撑前端业务的是京东能力与资源的组件 ——也就是标准化的业务积木,它们以产品或接口的形式开放给前端业务, 并在复用过程中不断迭代更新、自我强化。在最后端的是与业务弱相关的职能积木,也是全集团的公共基础设施。这些积木在各自的领域内不断深入求精,并支持整个组织体系的运转。所以,整个组织体系是资源协同和敏捷应变的统一:越是在前端,组合性就越高,充分调动业务团队的灵活应变性;越是在后端,整合性就越高,最大限度地进行资源协同和复用,最终达成“ 合则全盘调动、分则独立运营”的组织状态。

  未来零售生态:共生、互生、再生

  未来零售生态会是怎样的呢? 我相信它一定会越来越开放、协作。

  在去中心化的无界零售场景下,未来零售交易的核心将不再以流量为中心,而是更关注交易的本质——“产品”、“服务”、“体验” 和“数据”。 品牌商和零售企业只需要聚焦在自己最擅长的事情上,例如将产品做到极致、将场景(体验)运营到极致,然后将其他环节交给零售基础设施的服务商,形成总体的最佳解决方案。

  也就是说,企业或个人无需面面俱到,只要有“一技之长”——拥有产品、服务、场景(体验)或数据的最长板——再积极寻找其他的长板“积木”拼接在一起,就能够实现成本、效率、体验的最优组合。

  零售的未来不是“ 帝国”,而是“ 盟国”,每个参与者将自己的那块或那几块“积木”定义清楚,并不断优化,最终不同的积木组合在一起,演化出无界零售的无界场景。零售的游戏规则不再是“竞争趋同”,而是“竞争求异”,每个参与者最关心的是建构好自己那块“ 独特”的积木,从而在零售生态中获取无法取代的地位。这样,不同的积木以不同的方式组装在一起,构成未来共生、互生、再生的零售生态。

  其中,京东的角色将会是“CEO”—— 共 创(Co-create)、 赋 能(Empower)、开放(Open),同合作伙伴一起,推动新商业文明时代的到来。